top of page

生命記憶團體創作

凝聚在地長者共同記憶與故事的團體創作作品就在這裡!由各站點人員陪同在地長者討論、構圖與製作的生命記憶團體創作,過程中除了透過互動與合作,加強了長者、站點人員之間的羈絆,這些作品更將成為在地珍貴文化資源,呈現出當地價值與歷史意義。

2023社會處團創
2023社會處團創1

2023社會處團創1

03:27
播放影片
2023社會處團創2

2023社會處團創2

04:33
播放影片
三和.jpg

三和據點/三和定置漁場

此次團創以有名的三和定置漁場為主。漁場位於南迴公路台九線旁,在路邊看到這隻海馬就表示三和海濱公園(定置漁場)到了。對遊客來說,這地方有公廁,可以停車休息一下。對在地人來說,這是三和村民生活就業的機會之一。對內行的人來說,這裡是搶魚的地方,也曾是全國定置網魚獲量最多的地方。

這裡每天的魚都不同,從黃鰭鮪到旗魚都見過,人們抓著超過半身的土魠魚排排列隊,等著處理新鮮的魚,沒有保鮮膜和保麗龍的阻隔,人和魚的關係變得比以往更親近。漁港上岸買賣的時間上午八點到十點左右,以及下午三點以後,會有漁市,因少了油錢、冰塊及加工處理成本,所以較為便宜,搶完為止。

特別的是,雖然號稱是三和漁港,但裡面其實沒有港口,也沒有漁船,那為什麼會有魚呢?因為太平洋南迴海域對流旺盛,再加上黑潮,所以一直會有魚在這裡洄游,漁民們便用定置網守株待兔,是種很特別的漁業文化。

大埔文健站.jpg

大埔文健站/池上大坡池划很大

大埔部落是阿美族部落位於台東縣池上鄉大埔村,早期族人居於大坡池西南的Nalaculan(大埔村舊址),後牽至今日大埔一帶居住。

大坡池緊連著海岸山脈,土地肥沃、水源豐沛,部落族人早年學習種稻,開墾許多土地,早年耕作幾乎完全人工,長者憶想互助耕田畫面,從拉好直線族人牌排隊彎腰插秧,稻熟時分工有的拿起鐮刀,割下黃澄澄稻子排整齊,後方族人拿起割下來稻子,打穀子、推農具、扛穀包…等收成,田邊種樹工作休息片刻喝水,收成畫面沒呈現團體創作上,族人歷經耕田、播種、收成,每年七八月部落大慶典「豐年祭」。

阿美族擅長採野菜,運用編制捕魚工具如魚簍、漁網,大埔部落鄰近大坡池,早年族人大坡池划著竹筏帶著魚簍、漁網,與長者作團體創作時,憶當年大坡池豐富水生動植物如尖嘴螺、青蛙…等,山邊許多可食野菜如黃藤、山蘇、箭筍…等。

大家都知道大慶典「豐年祭」、結婚部落族人同歡慶跳舞、歌唱,現在比較沒有舉辦男孩當兵、退伍,歡送祈福祭典,早年日據時代青年當兵平安退伍回鄉。詢問長者為什麼慶典後都有「八歌浪」是有何涵義?族人河裡(大坡池)網魚,煮魚湯意識洗淨不好留下美好。早年族人也會直接在河邊煮在場饗宴。早年族人田邊種樹,現在產業道路便利留下些大樹,最著名奉茶樹(金城武樹),大坡池成為池上打卡景點,每年近端午節池上鄉公所舉辦竹筏季,划竹筏、龍舟比賽,也會請族人阿美族大會舞「牽手舞」共襄盛舉。

比西里岸文健站.jpg

比西里岸/與海共舞

民國40至60年間,比西里岸部落是在背山面海的地方,山上有頭目山(部落會議命名)、東海岸風景區三仙台(據民間流傳呂洞賓、何仙姑及李鐵拐曾經仙臨本島,在島上留下三座巨岩屹立而得名)。打開窗戶就可以看到三仙台,早晨可以看到海平面第一道曙光,在寧靜的夜晚可以聽到海浪拍打聲。    回顧60年代以前部落居民大多從事忙碌的農田工作,閒暇時會往海上放網抓魚、潮間帶採集食材。

每年4至7月是虱目魚苗季時居民會以手抄網在海邊海浪間來回捕捉魚苗,平時部落居民團結一起勾漁網製作大漁網預備工具,在漁獲量豐富時期,部落居民用拖曳網(俗稱牽罟)以人力一起牽拉漁網的古老捕魚方式。網回來時先將較小的魚類放生後,漁獲再平均分配給在場的人,會因季節而有不同的魚類,五至七月鰹魚類的量多時期,居民合力先將魚鰓清理掉,魚頭及魚卵分別醃製做為食材。待魚體蒸熟後,將魚肉、骨頭分解,魚肉曬乾(俗稱材魚)可儲存作為食材。在3至6月為飛魚盛產期居民會以粗鹽醃製一晚後,再以煙燻或日曬方式以方便儲存。

在潮間帶的物產豐富居民採集回來的有貝類、(三角螺、笠螺、蝾螺、石虌(鐵甲)、藤壺、黑齒牡蠣、玉黍螺、)有海菜(時蓴、馬尾藻、牡丹菜、海葡萄、海木耳、海燕窩、紫菜、小果海膜藻)等

過小的魚類放生、過小貝類不採、海菜類不連根拔起、不使用會迫害生態的化學藥劑。從小時候部落長輩們就灌輸並以身作則對於環境生態友善永續利用的保育觀念。

古庄文健站.jpg

古庄文健站/回首……古庄部落地圖kuceng

回首……過去這裡命名為「麻園」,過去有漢人在這裡種植「香蕉、芒草、鳳梨」。古庄部落是是從新化部落遷移下來的,曾有一位領袖帶領大家開墾另一塊地,Vuvu說剛到時這裡都布滿著野草,領袖跟他說:「我們要自己開墾自己的園地」。過去還沒很嚴格編制土地,要多大就有多大,新化部落的族人,看到開墾的部落越來越好,慢慢地也想帶著自己家人、親戚下山到古庄部落居住。

隨著時代進步,政府開始嚴格編制土地,族人們也開始種植地瓜,芋頭,小米,也有部落族人開始養牛。農作收成時,再將農作物變賣給漢人,才有現今去買米、油、鹽……等生活用品。Vuvu說60年代部落還沒有電都只能用油燈來照明,沒自來水都得靠汲取雨水來生活,甚至沒有柏油路地上鋪滿著石頭,沒拖鞋的族人只能這樣辛苦地生活。

古庄部落地圖至今都沒變過,但隨著時代變遷,生活條件漸漸變好,房子也越蓋越堅固。Vuvu們一起回憶60年代,一起聊天、一起上課、一起吃飯,甚至一起將作品完成,看到成品那一刻,Vuvu們是感動的。

安朔文健站.jpg

安朔文健站/排灣族五年祭

本作品以排灣族五年祭為題材,作品中可看到祭儀當中盪鞦韆、大會舞牽手、花環、打小米等元素。製作的過程中,長者相當享受,因為是「憶起完成」!在剪貼布、構圖的過程中,除了討論作品,也共同細數過往辦理祭典的總總,時間變得特別的快。

貼布這個功課說簡單也不簡單,部分長者覺得眼睛吃力甚至頸部痠,但完成後又帶給他們成就感,真叫人又愛又恨。但只要長者願意下功夫對我們來說都會非常欣慰,這個作品也將成為我們回憶,甚至留存下去!

利吉文健站.JPG

利吉文健站/利吉流籠遺跡

「利吉」位處台東縣卑南鄉,因位偏,早年還被戲稱為蘭嶼、綠島外的「第三大離島」,利吉人往來台東市區不是「坐流籠」、「走便橋」、「徒步渡河」,就是走「摩天嶺」往富源方向繞一大圈。

  

1921年日據時期,政府為了方便台東與新港之間的往來,設置鋼索流籠供行人渡溪,但夏季頻繁的颱風,常常摧毀流籠,流籠便一直處在「時毀、時修」的窘況,後來台東大橋興建完成,流籠也就終止了。但利吉村的村民,還是需要一個便捷可外出的方式,於是,從台南移居利吉的李阿淵和當地人集資興建了「利吉流籠」。

 

回想當年橫渡卑南溪,景況仍歷歷在目,早期的流籠非常簡易,僅僅只是用一塊木頭棧板,四個角綁繩子,毫無安全性可言,但為了出入方便,也只能如此遷就。搭乘流籠是要收費的,如果經濟狀況不允許,只能克難涉水而行,需要離開利吉求學的孩子們:男生先把自己的腳踏車扛到對岸,再回頭幫女生扛腳踏車,有些人則是被爸爸揹在肩膀上渡河,雖然驚險,但卻是一段感受得到「親情」、「友愛」的時光。除了學生上學不易外,外地人要嫁來利吉也是困難重重。作品內的新娘在利吉的對岸等待迎親的人馬前來,甚至開玩笑的說:有些新娘看到如此難行的路途,便打消結婚的念頭。

 

長者陳雯旂則訴說了一段發生在流籠上的淒美故事:一位利吉村的婦女,老公和村子裡的其他男性一起外出從軍打仗,過了幾年村莊其他男人都回來了,唯獨她的先生沒有回家,想著老公是否命喪戰場亦或者是在他鄉另娶他人,獨自一人養育小孩多年,又等不到老公的歸來,於是在乘坐流籠時,有了輕生的念頭,控制流籠的工人發現婦人的行為,便加快速度轉動著鋼索,沒想到還是來不及,流籠尚未到岸邊,婦人便帶著兩個小孩一躍而下。

 

利吉的流籠,是老一輩村民心中共同的回憶,每個人都能說出當年在卑南溪發生的故事,在這次的作品中,可以看見畫布中央有一塊大大的石頭,它就是我們所稱的流籠基石,現在行經利吉大橋,還能看見其靜靜矗立在橋下的溪畔。過去是用來固定纜繩;現在是共同見證歷史的寶物。

卑南據點.jpg

卑南據點/生活日常

 這幅作品是再製作個人懷舊計畫時,發現我們據點的長輩,對於做「人」的方面很有想法,於是就以「人」為主軸,做出這幅在傳統市場的生活日常。每個人物、表情,都是大家一個一個說著故事討論出來的,所以都各具特色且充滿故事性。

卑南據點2.jpg

卑南據點2/保生大帝

卑南社區主要還是以閩南人居多,所以宗教文化較為鮮明。而卑南社區是一個以南清宮為中心的社區,這裡信奉的保生大帝有著「醫神」之稱,是祈求身體健康的神祇,因神蹟及歷史,遂成為閩南地區重要的民間信仰。早期的卑南社區多半是從台南移居過來的,也將這個信仰帶過來。住在這裡的居民,每個早晨都會來這裡拜拜、祈福,就像是生活日常。長輩們將這份心意,利用拼布的方式呈現出來。

東海據點.jpg

​東海據點/福如東海

本次團創貼布的主題為福如東海,代表站點的長輩與夥伴們,有緣相聚在東海據點一起上課是我們的福氣很幸運也很幸福。

 

我們據點單位是臺東縣紅十字會,因此拼貼布中間貼上了紅十字會的組織符號以紅十字會為中心,周圍貼上了據點平時上過最印象深刻及最能代表的課程,有CPR課程、戶外教學、扇子舞、唱歌、共餐、桌遊等等來展現東海據點的特色。

知本據點.jpg

知本據點/知本代天府

知本關懷據點所在地隸屬台東市,聽長輩說因為這兒有知名的溫泉,所以在早期是台東最繁華的地方。

 

知本有兩大族群,漢人及卑南族人,這兩族群的人民相處融洽,各自有各自的信仰文化,彼此尊重;因此本次團體創作,長輩經過詳細討論後,決定將漢族的傳統信仰代表---代天府,及卑南族的年祭,作為本次創作的重點。

 

長輩們在創作過程期間真的展現出同學愛,雖然彼此間有意見不合的時候,但是大家都會退一步,尊重對方的相法; 甚至有一位長輩還將作品帶回家,將她承諾大家要由她來完成的部分於星期六、日完成,實在讓人感動!長輩們的榮譽心實在讓我們這些晚輩們感動!!

金崙文健站.jpg

金崙文健站/小米收穫祭

金崙部落所居住的居民以排灣族人口為多數,是一個非常適合居住的地方,三面環山,前面是廣大的太平洋,西側有金崙溪,河床佈滿了天然溫泉,河川裡的水乾淨無污染,是居民得以在這塊土地上繼續生活的根源,豐富的資源,供應族人捕獲,也是族人長期賴以維生的主要來源之一,青山綠水伴隨著社區居民數年。

金崙部落小米收獲祭曾因經濟的因素中斷了20年,於民國60年代中期,在政府的推動下,才又開始進行,但名稱與內容